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红人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红人

不懂互联网的父母辈 已经失去了参与排队的权利

时间:2019/9/9 21:54:23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深夜11点多的上海陆家嘴,能否赶上最后一班地铁成为晚归者最为焦虑的事情。  “这个时间赶上地铁才能松口气。若是错过,疲惫一天下来,还要面临一轮‘打车大战’。”在陆家嘴地区工作的上海白领小郭抱怨道。  半月谈记者来到上海陆家嘴、静安寺、北京三里屯等商圈实地采访发现,这些地区打车...
     深夜11点多的上海陆家嘴,能否赶上最后一班地铁成为晚归者最为焦虑的事情。
  “这个时间赶上地铁才能松口气。若是错过,疲惫一天下来,还要面临一轮‘打车大战’。”在陆家嘴地区工作的上海白领小郭抱怨道。
  半月谈记者来到上海陆家嘴、静安寺、北京三里屯等商圈实地采访发现,这些地区打车难现象十分普遍。出租车扬招不停、网约车动辄排队几十上百人已成为常态。
  线上耗时间,线下拼金钱。记者深夜在上海新天地商圈附近,遇到4辆停靠在路边的出租车,尽管是空车,但司机表示,要坐就是一口价、不打表。平时20元左右的车程,现在需80元才能走。
  小郭表示,他深切感受到叫不到车回家的痛。
  互联网在创造公共服务便利性的同时,也能轻易剥夺公民的权利。
  上海市民何女士介绍,她母亲既不会在网上买票,也不会用手机打车,靠自己几乎出不了远门。父亲好不容易学会了用滴滴打车,一次从老家来上海,打开高德地图打算查查周边的交通,无意间在地图平台上打了车,直到司机给他打电话才发现,取消订单后还赔付了5元。“互联网瞬息万变,对于父母来说,真是有点难。”
  互联网公共服务有几多不公平
  当前,不仅仅是打车难,从火车站前的熬夜买票到电脑前的蹲点抢票,从凌晨排队拿号的专家门诊到微信平台上转瞬即逝的挂号名额,屡禁不止且愈演愈烈的网络“票贩子”“号贩子”……互联网公共服务公平权如何保障,令人深思。
  ——失去排队权利的老人。互联网让公共服务变得更广泛,还是更狭隘?
  “我妈腿脚不好,她住浦西我住浦东,她要是想过来看看,我是绝对不可能让她自己打车的。现在不懂互联网的老年人,出门哪里打得到车呢?”上海市民罗先生说,“你看咱们现在买火车票要靠手机抢,看场演出的好位置也得网上先选,甚至去吃家热门餐厅还没出门就得先在线排队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父母辈所代表的不懂互联网、不懂智能应用的这个群体,已经失去了参与排队的权利。”
  ——永远被“秒杀”的专家号。互联网让公共服务变得更从容,还是更焦虑?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澳门葡京娱乐开户)
鲁ICP备13005349号-1